杨家三娘

珍宝【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系列】我更新了一小段啊!别催!!!

刘皓在完成最后一单单子后,来了一家偏远小城,他的师兄在这里有一家门店,而因为一些原因,他决定在这住一段时间。退役后,他因为在这珠宝制有几分天赋,又拜了个好师傅,所以在业内小有名气。不同的是,不再如同青年时圆滑的刘皓,性格变得沉默且寡言,认识他的人总是奇怪,那个天生长着一副笑模样的男人总是很少笑。

他蓄起了头发,常常扎着个小马尾坐在工作台前一摆弄就是一整天,友人劝了好几次都不曾听,只是入魔般的雕琢着手里的宝石,做成一件件首饰,像是个天生的手艺人一样。连他自己都不会想过,自己真的离开荣耀,不仅一断就断了这么多年没联系,还学了这么一门手艺,只能说是世事无常。

小城少雨干燥,就是夏天让人有些难熬,好在他家就在一家阴暗的小巷里,连温度都比别处低几度。也因此让他遇见了那个孩子,那个古灵精怪的孩子贪凉,莽撞的跑到了他的店里。他本该生气对方差点毁了他的珍宝,却在看见那双熟悉的眸子的时候仿若被捏紧了心脏。太像了,那双眼睛,实在太像他记忆里那个不能说的晦暗存在。带着一股子少年意气,不知天高地厚,就像不曾打磨的珠宝,还未雕琢,便已露出夺目光彩。

他怕是被迷了心窍,竟神使鬼差的留下了那个一脸膜拜的看着他工作台上做好的首饰的孩子,他明明已经决定,再也不去关注关于荣耀,关于叶修的一切了。

“大叔,明天见啊!”少年转身挥手,脸上朝气满满,眼睛里还带着不假思索的喜爱。

就像那份喜爱,是对他的一样,刘皓心底藏着的那个秘密,一下子又出现在眼前。那个男人转身,懒洋洋的抽着烟,眼里还带着三分笑意,温和的对他说,“哟,副队,明天见哈。”他回过神,慢慢的点了点头,

“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刘皓有一点烟瘾,不重,只有在特别烦心的时候,才会抽上一根,就好像这样,就能熬过去一样。他点起了一支烟,在烟雾弥漫中看着那个孩子远去的身影,再等等,等他厌倦了,就离开。他这样告诉自己,修剪圆润的指甲掐在肉里,像是这样就能掐灭心中不灭的念头一样。刘皓掐灭了烟,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把门关上。

晶莹的水晶,剔透的宝石,温润的玉石,绚烂的玛瑙,在刘皓那双千疮百孔的手上,变成一个个如同艺术品一样的首饰。在这个时候,孩子也会坐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上许久。

他大部分时间,会选择接一个单子,用漫长的时间来寻找灵感,做出让自己和客人满意的饰品。只有在灵感爆发的时候,才会选择远离人群,直到完成让自己觉得可以的时候,才会重新回到人群里去。

这座小城,偏僻又清净,本来是最好的地方,然而那个孩子,却让他乱了心。

那些本该完美的饰品渐渐被刘皓抛弃在一旁,哪怕它们个个都漂亮的让孩子发出小小的欢呼,却不能让刘皓露出满意的神色。

他的灵感停滞,作品也让他感觉不堪入目,事业上的不顺丝毫不能动摇他早已麻木的心,然而那个那人的出现让他却让他再也维持不住木讷的神色。

那是个雨后的早晨,他既没有听见窗外的乌鸦吟唱,也没有看见墙角开出一朵娇嫩的小花。就像每一个夏天一样,平淡无奇。他拎着一把雨伞,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巷,打算去买些吃点来填补他昨日一整天没怎么吃的肚子。

水汽还没有消散,空气中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让全副武装的他也觉得凉爽了几分,他买好食材的脚一顿,换个方向,想要去熟悉的早餐店去吃点好吃的,不管是精致的小笼包,鲜美的馄饨,还是炖的化化的小米粥,他都很喜欢。直到他站在街角,只要一个转角就能到早餐店的时候。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那是个清亮的少年音,说话又急又快,偶尔还有个温润的男神音无奈的开口,还有略带严肃的声音,和一个几乎一个字一个字冒出的话语,直到一个懒散的嗓音出现,让他直直的站住。三伏天的天气,他却好像坠入了冰窖一样,直到那个孩子叫住他,他才猛然回过神,如梦初醒一样的看着对方。湿滑的手无意识松开,雨伞的尖端掉在地上,却像是掉在他心上。这样无力的手,像记忆那段不堪的时光,晦暗的记忆里满是狼狈。

他听见那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脚步声响起,他能想象到,那个男人是漫不经心的起身,紧接着,他听见了对方的讯问声。就像压倒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他在对方出现的那一刻,把走在街口的男人推开。不顾掉落的雨伞和疑惑的孩子,他抓紧帽子,甚至能看到男人面上的诧异,却不管不顾的,狼狈的,逃走了。

刘皓一口气跑回了店,把门紧紧的关上,他抵在门上,颤抖的从口袋里拿出药吞下,脆弱的肺火烧火燎的痛,让他又回忆五年前的日子,他蹲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一团,就像是这样就能不受外界影响了一样,像缩进壳的蜗牛,看似坚固,实则脆弱不堪。他捂住了脸,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像哀嚎,又像嘶吼。

叶修,那个家伙是叶修,哪怕只是声音,他也足够能辨别出来,那个被他赶出嘉世,却又重登王者宝座的男人。他们已经足足五年没有见面,可再一次相见时,却又是这样的狼狈不堪,唯一能肯定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有看见他的面容。

“小叔,刘老师看见你怎么和看见鬼一样啊?”孩子捡起地上的雨伞,询问道,和叶修三分相似的眼睛里满是不满。

“刘老师……等等,你说他姓刘!”叶修漫不经心将这三个字咀嚼一番,随后满是见鬼的看着男孩。他姓刘,他会是刘皓吗?五年了,叶修想了无数的办法来寻找刘皓,却始终无功而返。

五年前苏沐橙的给他的平反中,粉丝引起了前所未有的愤怒。短短两个星期,刘皓就解约了,他在被一个愤怒的粉丝用硫酸泼到了手之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父母,朋友,叶修和亲友在想尽一切办法寻找他后甚至登上电视,可始终如同大海捞针。对于苏沐橙的行动,叶修没有资格指责她,但对刘皓,他却心怀愧疚。他在最不成熟的时候,和对方谈了一场几乎可以说是可笑的恋爱,叶修甚至不能说自己并不是没有喜欢过对方,他根本就是没有进入成为一个爱人的状态。

可刘皓已经消失了这一点,却让他心里的那段可笑的爱恋更加刻骨铭心。令人失笑的是,只有在失去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不在乎对方。

刘皓在最好的年华里遇见最不成熟的叶修,可叶修却没能抓住对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坠入泥潭,翻不得身。

这是叶修,暗藏于心的愧疚。

刘皓坐了好一会才起身,他全身僵硬发酸,本就饿得慌的胃现在更是火烧火燎的痛,眼前也隐隐发黑,他从昨天傍晚到现在滴水未沾,买来的食材又全丢了,只能再去买。

刘皓缓了好一会,才推开门,却看见叶修正在他面前,不仅有他,苏沐橙,韩文清,黄少天,喻文州,联盟数得上的大神几乎都在,好不容易缓上来的一口差点给断了,直接倒下,好在他强咬着牙根,才没真昏过去。

“你们怎么在这?”

“阿晓带我们来的。”叶修本来不想带这么多人来的,谁料这群家伙一起起哄,他也赶不走。

他在疯狂寻找刘皓那段时间,把事情全给交代了,哪怕固执觉得叶修值得最好的苏沐橙,也觉得两边都有错,至于老魏等人就直接说他这辈子估计都找不到爱人了。他总觉得刘皓不认真,可当他真正拉赞助的时候,才知道当时的刘皓承受着多大的压力。他是真正的小少爷,哪怕落魄如丝亦是从容,可他却不曾真正尝过酸甜苦辣,领略红尘百态。他至始至终只有接受,不曾付出。对方曾刨开一颗真心,他没有接受,于是再不曾遇见了。

刘皓不在的五年,他也曾想过,再见面是什么样,对方是惊喜还是厌恶,却不曾想到,他会是这么一副样子。

他瘦,是真瘦,一米八的个子,整个人身上看不见一点肉,眼睛里没了叶修曾经最讨厌的虚伪,却也没了他喜欢的那份纯粹,二十来岁的人看起来像三十多岁,满是麻木和沧桑感。眉眼间带着些许疲惫与平静。

“有事?”刘皓看见叶修扶着门的手,手指修长,指节分明,很好看,却让他像是烫到一样测了侧脸,脸上带上了少许不耐。

他不是这样,叶修想。刘皓原本最是擅长忍耐,从来不肯将丝毫狼狈露出,即便是第十赛季的那场昏迷,等醒来看见他后,对方也能自虐般的不露丝毫情绪。

可他又想起了最开始的刘皓,那明明也是皓月千里,细致敏感的一个孩子。

他本来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

叶修心里不是滋味,他把菜递了过去,戒烟许久的他又有了想抽的欲望。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告白大大。”

“……随便你。”

刘皓不自然的把手藏在身后,直到把卷起的袖子拉开,才近乎粗鲁的夺过对方的手里的菜。结果,手指没有力气,袋子里的菜又掉了一地,他看了一眼叶修,忽然发起了呆。

他在被好友塞进心理医院的时候,其实不止一次设想过,如果再次相见,他会说什么。或许是谩骂,或许是道歉,又或许只是平平淡淡的道一句问候,可后来又想,还是不遇见好。

毕竟,我是那样的坏,所以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我,千万不要原谅,不然,你一定会忘了我。

那个时候,他看着窗外的天空,这么说,说完,忽然对医师笑了笑。对方评价过,说从来没见过,笑的那么绝望的笑容。

可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想过了,因为他做了最无法原谅自己的事,他在一个平静夜里自杀了。割腕自杀,鲜血染了半个床单,差一点就真死在抢救室里,也是那时候,差点被吓死的好友愣生生把瘦的只剩一副骨架子的他拖到阳光下哭着骂出了声。

“刘皓!你别让我瞧不起你!”

不算漂亮的小姑娘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眼镜后深棕色的眼睛里水色连连,她哭的又狼狈又丑,简直辣眼睛,却让他从死亡线上爬了回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不想死了,大概,是为了这个明明知道他多么讨人厌,却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他的人吧。

他接受了治疗,出了院,又学了一门手艺,认识了新的朋友,虽然病没有好,可一切都在好转。

足够了,他想,只有这样,就足够了,不能,再贪心了。

他其实还是很介意和叶修之间的事,不过他不会再避开了,毕竟,荣耀那么火,避不开啊。

可听多了,就麻木了。后来连他自己也觉得,好像他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天生该天打雷劈似的。

老师把他从泥潭里拉出来的。教他设计,授他技艺。也是因为老师,他才知道,他们俩本就走不到同一条路。

叶修他本就是无上珍宝,不需打磨就有耀眼光明。

评论(3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