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皓】朝国9(18)

“你是不是有毒啊!”

叶修蹲在台阶上,身形还有几分狼狈,脸上一道灰一道白的。他斜眼看着苏沐秋,整个人就两字,欠揍。

其实也不能怪叶修这幅阴阳怪气的模样,毕竟,整个枫海,嘉世三百二十一个锻造屋,全都把苏沐秋列为严禁来往客户,哪怕他是嘉世副城主都不行。

毕竟,锻一个,炸一个这事,实在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痛。特别是传承悠久的那个十世传承的那个炉子,要不是火还没灭,那位胡子一大把的锻造师没等心绞痛好,估计就要以身殉葬了。

“要不,再试试。”

“去哪,嘉世极致阳炎都不行啊。”

“南岩啊,那不是有炎火来着。”

这年夏天,苏沐秋和叶修跑遍了整个大陆,被一座又一座城列为了死敌。

魏琛评价,绝逼不能让这两货色糟蹋我们的锻造炉。

最后秋末的时候,苏沐秋忽然想起,剑都也有火,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他们和着第一场雪,来到了剑都。

叶修也是那次,第一次看见剑都的城主。

其实那个时候的叶修年少轻狂,虽然没有天老大我老二的那股子气势,却也带着一种骄傲。

他也的确值得骄傲,朝国大陆最年轻的天骄,叶秋,一叶之秋。

如何不值得骄傲。

所以第一次遇见刘皓,他压根没仔细看对方。到最后,为数不多的印象是,长至脚踝的黑发,蒙住眼的黑布,遮住大半身形的斗篷,和那人嘴角,浅浅的笑意,和一团一团的,满天大雪。

像是一株开的恬淡美好的芙蓉花。叶修想。

叶修对于剑都的回忆像是一场脚踩不到到地的梦,又像是一场漫长的大醉,连同记忆都模模糊糊的,像是隔了一层纱,看不真切。

也许是因为在这里的生活太过平静,所以在终于把却邪锻造后,又在剑都浪了一个冬天后,在城门打开时,他们又匆匆忙忙的走了。叶修和苏沐秋离开北冰后,他就把在这的记忆抛在脑后,头也不回的再次踏上征程。

至于刘皓嘛,他的腰间多了一块玉佩,羊脂白玉,品相极好,上面刻着的样式,像是一朵怒放的凤凰花。

这可是某个人,抵押给他的东西呢。

某个人笑的天真烂漫,一脸无害。

评论(7)
热度(25)

© 杨家三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