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珍宝后续,刀,慎入】

刘皓直到后来很久,都不记得那天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再有记忆的时候,只记得他坐在椅子上,屋里没开灯,窗外穿来几声蛙鸣。他看着屋内漆黑一片,不知怎么的,三伏天的日子,他却忽然觉得很冷。

刘皓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打理好行礼,连夜坐飞机跑回老师家里。

刘皓坐在小凳子上,被老师絮絮叨叨说着他的来临打扰了自己多少的安排,可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里都写着高兴与喜悦。刘皓像是一个和所有人一样的归家的游子一样,絮絮叨叨说着自己一些想出来的断断续续的思路,脸上也浮现出温润的笑意,像是一块被雕琢过的玉一样浮现出淡淡的光晕。

老师没有问他为什么来,发生了什么,这让刘皓很安心。虽然老师察觉到刘皓从头发丝里透出来的心虚,可对于他最小的也可以说是最省心的徒弟,他觉得自己不需要,也不该多说什么。他清楚对方的性子,知道他这幅模样,大概是遇见了故人。

可刘皓能遇见什么故人,父母是不称职的父母,朋友虽然有,却都交情不深,至于交情深的,小杨那丫头都快把这孩子当自家儿子养了。

老师叹了口气,抿了一口清茶。虽然刘皓没说,可他人缘广,多多少少听了几句,也差不多猜了个大半。不就是把上司踢了吗,谁年没做几件错事。更何况,老师想起来送上来的报告,这种踢法,更要不到糖的小孩子记恨你一样,什么情绪都露在脸上,虽然招人恨,可实际上,也算得上光明正大。

叶家的那孩子他也见过,这几年虽然成熟了不少,可前几年却是个嘴上不留德的,这孩子也是气性大,要是个狠辣点的,直接废了他一双手。

可他想的透彻也没用,这孩子这两年被养的太好,前两年还有自己的小性子,有几分心思,这两年被师兄弟宠得不行,整就变成条小奶狗,都快三十了,一摸头就露出特别不好意思又高兴的模样,萌的不行,一看就知道是没被宠过的孩子。老师这么光明正大的护着短,嘴里才多喝了几口的凉茶就被截了胡,快三十的家伙,一脸不赞同看着他,又整个人趴在他怀里,捂着胃暖暖的。

“去去去,大夏天的你热不热。”老师板起脸唬人,就连他都忍不住宠一宠。

“别听他,前几天还念起你来了,今天你多吃点,这几天肯定又没好好吃饭,都饿成什么样了。”师母剐了老师一眼,向刘皓招呼道。

师母揉了揉刘皓的头,刚把菜端到桌上,就看见这小伙巴巴的用托盘把菜放齐了,只好放下围裙帮这孩子盛饭。

刘皓也不是不能自己盛饭,可他就喜欢师母帮他盛,每次盛饭他就很高兴,自己也说不清。师母也知道这事,这孩子刚拜入老师门下不久,有一次留下吃饭,因为那时候他手还在复健,一天练下来手指都在发抖,师母看着心疼,就给这孩子盛了碗饭。

那时候的刘皓情绪真的很糟糕,哪怕脸上笑容半点不改,可活了大半辈子通透如丝的老师和师母哪个不是人精。他那时候就像是布满裂痕的华美瓷器,止不住哪天就给碎了。可他又多能忍,除了那双平静之下满是茫然与寂寥的眼睛,一点都看不出来。

老师原本是不想收他的,纵使这孩子天资聪慧,天赋秉然又如何,他心思太重。可看见刘皓看着笑着的师母递给他的一碗饭。这小子突然间谁都没想到的,哭了。

最开始是满脸茫然,眼泪水像珠子一样的往下落,等师母反应过来抱住这孩子的时候,哽塞声就止不住了,他哭了很久,到最后嗓子哑的哭不出声音,眼皮子肿的像个桃子的时候,总算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这死小子发哮喘了。要不是及时送医院了,老师可能这辈子就没一个叫刘皓的徒弟了。

也是那时候,老师弄到刘皓的报告,也知道了来龙去脉。可那又有什么用呢,亡羊补牢那得有羊,可他心中的羊早死光了。

刘皓那时候住了好一段日子的院,他的哮喘是累出来的,本来只是有点灰尘过敏,后来忙过头了,也顾不上了。却没想过那么不凑巧的复发。

小杨却差点被他吓死,那么一个坚强到凶悍的姑娘,看见他笑着看着她的时候,眼圈却一下子红了起来。

小杨并没有告诉他,她之所以红了眼睛,不是看见他醒来,而是在那漫长的治病时光里,看着她最好的朋友,被现实蹉跎的面目全非后,又露出个一如往昔的笑。

那不是属于呼啸副队的笑。

不是雷霆副队的笑,

不是嘉世副队的笑,

是属于十六岁,第一次当上正选选手,尚不知人间疾苦,天真烂漫的刘皓的笑,也是她最喜欢的那个她最好的朋友的笑。

那之后的小杨显得很平静,她陪伴刘皓度过了漫长的时光。看着他把所有的轻浮尖锐都磨去,看着他把所有的灵光聪慧都藏起,看着他把自己重新变回一块原石,慢慢的开始打磨自己。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可当她看见刘皓低头打磨手里的原石时。她却释然了,他的眼睛里有光,就像当初玩荣耀的时候一样的光。

十六岁到二十八岁,他用了十二年的时间,找到了,属于他的信仰。

纵使这一路上磕磕绊绊,活得像个笑话,他终于不是他人剧目里的一个丑角,活出了属于自己的骄傲。

叶修没关系,荣耀没关系,她一直像在他面前披荆斩棘的英雄,替他遮出一片天地,可她终于能放下长剑,变回那个长裙子,在他面前笑着的女孩了。

“真好?”她说。

“什么?”刘皓停下动作。

“这个石头真好看,是什么啊?”她双手托腮,满脸好奇。

“黑曜石,乌金黑曜石。哪里好看了,这可是纯黑啊。”

“我就喜欢黑色,它看起来好像墨。”

“是挺像的。”

“感觉和你也挺像的。”她接过,摩挲未打磨的原石。

“……是挺像的,一旦有光,就注意不到了。”

“可只要好看就行了嘛。”

“也对。”他又腼腆的笑了笑,拿起刻刀在上面细细雕琢。

小杨的注意力又转到刘皓的手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选手的手都很好看,不过刘皓的手的的确确是很好看的,手型漂亮的可以当模特,手指又细又长,指节分明,除了手背上那几片,像是樱花落下的刺青。

刘皓的手受过伤,不是硫酸,而是被重物砸到。硫酸那回,小杨正好在,她下手快,却也让刘皓滴了几滴,好在处理得当只是留了疤。可刘皓嫌不好看,后来就找了个师兄画了个图纸,描成了花色。

也是那会,小杨拐跑了刘皓。她知道,叶修与刘皓之间的事,就像一根打满了结,被崩的脆弱至极的红线,除了他们俩,没有任何人可以解开,所以这件事也不需要任何外人干涉。

可她就是想,让刘皓一路上,走的不那么,艰难。

她知道,她知道刘皓并不需要,他是多么要强的家伙,要不得就玉石俱焚,哪怕满身污浊,也要把他的神生生拉入凡尘。

他无疑是成功了的,退役了叶修终于展开了他全部的光芒,褪去了稚气,他成熟,风趣,稳重而又坚韧,却又比任何人都值得期待,值得依靠。

可她看不过眼,是刘皓用自己,当做了磨刀石。

她知道,她比谁都知道,嘉世里随陈果一起走的土豪大佬,还给兴欣投了一笔钱,网吧那个值日班,总喜欢给战队里带饭的广都姑娘,挑衅叶修完红着眼睛对她说他瘦了的刘皓,兴欣二团那个每当叶修不在就会神指挥的元素法师。

明明比任何人都喜欢他啊,你究竟怎么舍得。

可后来一件事却让她明白了。

“这块原石你不是很喜欢吗?”

“是很喜欢,可对于我而言,如果真的喜欢,就不该只让我一人喜欢它,它值得最好的,天生就该被万人瞩目。”

他值得最好,不应该被嘉世埋没,他天生就该被万人瞩目。

小杨忽然明白了,她抿嘴一笑。

“那你可要小心,要给他最好的。”

“那当然了。”

要是再遇见的话,你可要给叶修一个,最好的你啊。

小杨这么想着,看着刘皓去旅行,在一座小城停了下来。又在联盟里,让朋友把旅行目的地改了地方。

她后悔了,小杨看着关门的小店立马知道刘皓跑了,又看着一水的荣耀大神,突如其来有一种,我家白菜那么好你居然敢拱的愤怒,特别是明白自家白菜假如对方一勾手指估计就巴巴的过去,简直怒气爆表。

小杨深吸了一口气,说:“叶修,我们谈谈。”

她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可她就心疼刘皓,心疼他因为在嘉世一夜夜熬出来的白发,心疼他在雷霆的一瓶瓶安眠药,心疼他在呼啸不管怎么吃,都一斤斤肉掉下来瘦的只剩骨头。

她不是第一时间发现刘皓抑郁的倾向,而是看见对方胃口小的像猫,半夜在客厅里走,才拖着对方去医院检查知道的。

年轻是资本,不是放纵的资本,她接到检查报告的时候都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

她只做了,她把刘皓塞进来心理医院,找来营养师,又在网上的冲突越发激烈的时候抢走了刘皓的所有联系工具,最后,在真爱群里,发了刘皓的检查报告。

“他很累了,如果你们真的喜欢,请等他回来。”

关于抑郁症的治疗,刘皓曾经在小杨不知道的时候和心理医生交流过,他笑的平静又温和,即便在外人面前也不肯露出丝毫狼狈。

刘皓说,他这么对医师说,“我知道我没错,我把他推出嘉世的泥潭,我给了他重生的翅膀,我让陶轩放弃了十年契约。可我又觉得我错了,他是叶修啊,他是叶修啊!”

三连胜的嘉世,战无不胜的嘉世,只属于的叶修的嘉世,他曾撑起一个时代的荣光,战矛所指,即是荣耀。

没有嘉世的叶修,还是叶修吗,没有叶修的嘉世,还是嘉世吗?

他明白这对叶修是最好的,可他本身对将叶修推出嘉世这件事感到痛苦。

刘皓这么说着,眼睛里露出痛苦又决绝的情绪,又藏在那副完美的笑容后。

他太能忍了,他知道自己的情绪不对,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可他更认为,叶修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不在乎名字,因为那只是个符号,所以他不在乎流言,因为对他而已那毫无意义,他只在乎叶修,只在乎那一个。

所以只有那一个,能给予他伤害。

“我可以告诉你皓皓的地址,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你还喜不喜欢皓皓,而且,把这刀病例单看完,再说。”小杨说,冷酷的就像所有小说里的邪恶大魔王。

她等了五年,甚至每天都向神祈祷,如果这世间真的有命运存在,如果他们的命运再次让他们相见,那么神啊,即便我坠入无边地狱,我绑也要把叶修绑在刘皓床上。这一刀的资料,她准备五年,一点点的看着它们从几张白纸到如今的模样,它们见证刘皓这一路走来,究竟多艰难。她希望,哪怕叶修从里面得到了万分之一的痛苦,那她都能撒花庆祝三天三夜。

安静的小店里,除了叶修还有一堆大神在旁边坐着,他们安静接过叶修手里的资料,即便是最话痨的黄少天也是如此。只因叶修脸上的愧疚与眼里不曾掩盖的痛苦。他不该愧疚的,毕竟所有的所有,最后只会单薄的变成一句话,我不知道。小杨想,她又想,他该愧疚的,因为他是刘皓的爱人。他们并没有分手,离开嘉世的时候没有,去往雷霆的时候没有,两个人明明再也不见,却谁都舍不得谁。

“他在哪。”

“你还觉得你爱他吗,其实如果你不爱他的话也没关系,他现在离荣耀很远,如果不是意外,你不会找到他。”小杨十指交叉,像极了公事公办十恶不赦的离婚处理员,她想,你要是不爱,我就是拼着进派出所也要把你揍一遍,哪怕你是我男神都不行。

“我是他爱人。”叶修说,明明三十多的家伙,长得还是二十几岁大学生的模样,可那双带着少年英气的眼睛里,分明是不容置疑的认真。

如果我先遇见叶修,我一定会把他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小杨这么想,不过我已经先遇见了皓皓。

“完美的答案,”她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对方,那张先前还冷若冰霜,让人心生惧意的脸上,又露出再明显不过的快活笑意。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明白这些与您毫无关系,可您也明白,这是作为好友的我唯一能帮他的,即便是顽石,也该拥有被人喜欢的权利。”

“他不是顽石,”叶修的声音里有极力掩饰的愤怒与懊恼,他为什么没有在对方身边,他为什么在刘皓最需要他的时候不在。

叶修站起来,面容在阴影下看不清楚。他将那刀资料收起,这么说着。

“他是我的珍宝,最重要的珍宝。”

后来的事,大概和所有的童话一样。刘皓开采出的那块瑰丽无比的红宝石,最后被以权谋私镶嵌在了一对戒指上。

最初的最初,小杨看着露出笑容的刘皓和叶修,想,他们真般配。

最后的最后,小杨看着穿着西装的刘皓和叶修,想,他们真般配。

评论(18)
热度(83)

© 杨家三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