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三娘

【叶皓】今天也在假装是个人2

荣耀大陆的边界,总是有那么一些没有名字甚至没有标记的小城,这里总能买到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精灵奴隶,矮人匠工之类的,甚至只要你有眼力劲,买到龙血都行。

刘皓换上一身灰色斗篷,边角以金丝勾线,画出呼啸的标志,他勉强理了理一头长发,腰间别着一把灰黑色剑鞘的短剑,怀里抱着个还在酣睡的奶娃娃,至多五六岁的模样,长得颇为精致,眉眼间却依稀能见到日后俊美的模样,即便还睡着,也依旧不得安生,时不时的变个姿势。最引人注意的,却是被刘皓刻意挡住的斗篷下,这个孩子耳边几片羽毛,像是天生就长在这孩子身上一样。

这是个兽人,刘皓面无表情的想。这个种族很讨厌,又护短又记仇,很少有不是二愣子的。

我得把他扔了,随便哪都行,幼年期的兽人根本没办法挡住特征,一旦被兽人贩子发现我就得被那群水蛭盯上,我得扔了他。刘皓面无表情的想,巫妖苍白而深邃的脸上却轻轻的皱起了眉,让他多了一分忧郁。

怀里的孩子即便睡着也不得安稳,他下意识的翻了身,青年小心的抱紧了他,就像抱住一块珍宝。

路边的女孩这样讨论着他的俊美,他奇特的烟灰色长发,和他怀里那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可爱孩子。

我该丢了他,问题是,这个兽人是黄少天。

蓝雨黄少天。

剑圣黄少天。

夜雨声烦黄少天。

刘皓是在沙漠找到这个孩子的,准确的说,是捡到的。实际上他并不想捡到他,兽人实在是一群讨厌的家伙,他们单纯又狡诈,固执又护短,反正当年被浮空人鱼喻文州打击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刘皓表示,兽人实在是很讨厌。

虽然他们对朋友同样很忠诚,轻易不会背叛。可对于暗属性的刘皓而言,信仰自然的兽人根本不可能和他做朋友。

因为这个位面的所有生灵都讨厌暗属性,除了黑暗精灵和极少见的黑龙。

所以刘皓才格外珍惜几个不嫌弃他的朋友,毕竟这个大陆,信仰的是光。

他也曾讨厌所有人,他也明白自己深陷泥潭再无法抽身,他也曾自暴自弃人为无人懂他,他也觉得这世间对他已毫无价值。

可他死不了,巫妖所拥有的灵魂之匣他却从未见过,已经不属于生灵的他甚至无法在死亡的怀抱中陷入永恒的沉睡。

就像被时光抛弃了一样。

“大叔你谁啊。”黄少天在这个有点冰冷的怀抱中醒来,一下子就看见了一个过渡好看的下巴,他还来不及为自己偷跑出来结果被人贩子抓走这事而心生后怕,就转移了注意力。

“别动。”刘皓不是很喜欢小孩子,如果乖一点还好,可像黄少天这种人来疯的兽人小孩子,还是算了吧,这种人来疯简直是每一个幼儿教师的天敌。

刘皓熟练的摸了摸黄少天的小肚子,把刚换好的货币向小摊老板买了个大漠特有的大饼塞他手上,又熟练的吟唱个水球术把水囊装满,还往里面放了点盐。

“你在大漠里走太久了,最好不要说话。”刘皓看着黄少天小口小口的喝完了水,又大力的撕咬起嘴里的饼,觉得这孩子肯定是魏琛养大的。

半点亏都不肯吃的,眼下虽然在他怀里安安分分的吃着东西,可那双漂亮极了的褐色眼睛分明咕噜咕噜的转着,冒着坏水。

都打了这么多年,纵使不喜,他其实也很了解黄少天,应该说,叶修的每一个队友,每一个好友,他都很熟悉。

街口的吟游诗人唱起古老的传说,斗神执起他的战矛,于是嘉世战无不胜,一叶之秋登上王者的宝座,无人为他加冕,于是诸神对他伸出邀请。

黄少天也听到了,这名吟游诗人的曲子对众人而言耳熟能详,显得专门停住脚步的刘皓的不合时宜,然而他俊美的面容又让人误以为他是那自然的宠儿,于是他又得到了众人了然的笑容。

黄少天咬着大饼,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

“他们说那个时代最强的是六圣,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讳,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可所有人都知道是他们封印了魔族,拯救了大陆,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圣人,和他们一样的存在。”

“你想知道他们,”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像是草原上初生的新芽,春天的第一场雨,又像微风拂过水面。他抱着黄少天,那张脸上带着几分古怪的笑意。

“他们其实也有坏脾气的,剑圣是个话痨,枪王一年到头都不会说几句话,拳王从来不肯露一张好脸,还吓哭过小孩子,魔术师最喜欢小孩子了,也喜欢猫,喜欢草药,斗神…斗神的嘴特别毒,最喜欢认真的人……”

“那千机伞呢?”

“他是个无解之人。”

男人的话语里满满的熟悉,那双黑色的眼睛垂下,似乎能倒印满天星辰,黄少天一下子就听入了神。

神秘的精灵森林,巨大的冠木,奇特的景色,雪山之上盛开的花朵,峡谷中鸟儿一生只此一次的舞蹈,沙漠里流动的星光。

黄少天恋恋不舍的听完他的见闻,就看见几个熟悉的人。

“魏叔!”

“臭小子吓死我了。”魏琛抱过黄少天,看着这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雨燕,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那个男人离别的手势。

“臭小子,那家伙是谁啊。”

“把我从沙漠里救出来的好人。”

“人?他可不是人啊。”

“不是人吗,可他没有长耳朵,也没有金子啊。”

“他是巫妖!只有巫妖身上才会有死亡的气息,龙血术士啊,没想到这种传说中的人物真的存在啊。”

评论(1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