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皓】朝国12(21)

20

北冰并不是什么好去处,生于南岩的张新杰,对雪的印象从来都是,细密的小雪,太阳一出便化了。

所以他不曾见过这么大的雪,苍茫天地,除了他,除了一辆小车,再无人迹。

张新杰睁大眼睛看着这漫天大雪,浅色的眼眸渐渐酸涩,眼眶中多了些许水色。

他见过万家灯火的不夜天,见过尊崇华贵的九层楼阁,见过苍茫大海,天地一色。最熟悉的,是南岩的万里黄沙,却从不曾见过,这样的大雪。朝国很少下雪,更不曾有过这样白雪覆满头的大雪。

叶修曾说张新杰生的一副冰心雪魄,连呼出来的气都带着一股子凉意。可他觉得,自己那如冰雪的性子下,流动着的,还是东岩的血液,东岩多酷吏,他与韩文清其实并无不同,同样的嫉恶如仇,同样的...

 

【叶皓】今天也在假装是个人2

荣耀大陆的边界,总是有那么一些没有名字甚至没有标记的小城,这里总能买到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精灵奴隶,矮人匠工之类的,甚至只要你有眼力劲,买到龙血都行。

刘皓换上一身灰色斗篷,边角以金丝勾线,画出呼啸的标志,他勉强理了理一头长发,腰间别着一把灰黑色剑鞘的短剑,怀里抱着个还在酣睡的奶娃娃,至多五六岁的模样,长得颇为精致,眉眼间却依稀能见到日后俊美的模样,即便还睡着,也依旧不得安生,时不时的变个姿势。最引人注意的,却是被刘皓刻意挡住的斗篷下,这个孩子耳边几片羽毛,像是天生就长在这孩子身上一样。

这是个兽人,刘皓面无表情的想。这个种族很讨厌,又护短又记仇,很少有不是二愣子的。

我得把他扔了,随...

 

顽石【珍宝后续,刀,慎入】

刘皓直到后来很久,都不记得那天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再有记忆的时候,只记得他坐在椅子上,屋里没开灯,窗外穿来几声蛙鸣。他看着屋内漆黑一片,不知怎么的,三伏天的日子,他却忽然觉得很冷。

刘皓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打理好行礼,连夜坐飞机跑回老师家里。

刘皓坐在小凳子上,被老师絮絮叨叨说着他的来临打扰了自己多少的安排,可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里都写着高兴与喜悦。刘皓像是一个和所有人一样的归家的游子一样,絮絮叨叨说着自己一些想出来的断断续续的思路,脸上也浮现出温润的笑意,像是一块被雕琢过的玉一样浮现出淡淡的光晕。

老师没有问他为什么来,发生了什么,这让刘皓很安心。虽然老师察觉到刘皓从头发丝里透出来的心虚...

 

【叶皓】朝国11(20)


20

张新杰认识刘皓那年,嘉世不败传奇刚好被打破,整个霸图都兴奋不已,而叶修苏沐秋等人虽说有几分遗憾,四连胜无法继续,却也心服口服。都是年少轻狂的年纪,即便自律如张新杰,亦多了几分指点江山的气势。

更何况吴雪峰离去,整个嘉世哪怕苏沐秋亦管不了叶修,嘉世霸图微草蓝雨百花众人一同去了临安江边的酒楼,包了一整夜的场子。

那时叶修着一身红衣,耀眼夺目,身边倚着一杆却邪,通体漆黑,唯独枪柄上镶一颗血色圆珠,周身环绕一丝赤色,透着淡淡杀意。

韩文清还问过叶修,他知叶修好战却不喜杀,枪法亦是清明不沾血气,为何战矛之上会有那么重的杀意。

叶修回答,这枪上的珠子,是上古黑龙的眼珠。

朝国以玄色为尊,...

 

【叶皓】朝国10(19)

19

却邪,是苏沐秋铸的第一把兵器。

就实话而言,苏沐秋本来并不觉得,这把武器有多好来着。

那时帝国虽如同新生,万象更新,却也保守着许多旧制,例如,天下神兵出雷霆。

若不是无意中得到一块天外玄铁,苏沐秋怕不是一生都不会起炉,更别提后来的千机伞。只可惜陶轩见财起意,他逃亡北冰,却邪的重铸迟迟没有进展,好在叶修不曾擅自起炉,也为后来的神兵,起了头子。

苏沐秋是在北冰养伤时起了看书的念头,然刘皓不曾藏私,将家族秘籍一同与他看时,苏沐秋才知道了有重铸这一回事。

王朝轮转,世家不变。剑都的藏书阁里,不知存放着多少先人秘法,不传孤本。然而刘皓将雷霆秘法拿出来,还是吓掉了苏沐秋的下巴,他看见苏沐...

 

【叶皓】朝国9(18)

“你是不是有毒啊!”

叶修蹲在台阶上,身形还有几分狼狈,脸上一道灰一道白的。他斜眼看着苏沐秋,整个人就两字,欠揍。

其实也不能怪叶修这幅阴阳怪气的模样,毕竟,整个枫海,嘉世三百二十一个锻造屋,全都把苏沐秋列为严禁来往客户,哪怕他是嘉世副城主都不行。

毕竟,锻一个,炸一个这事,实在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痛。特别是传承悠久的那个十世传承的那个炉子,要不是火还没灭,那位胡子一大把的锻造师没等心绞痛好,估计就要以身殉葬了。

“要不,再试试。”

“去哪,嘉世极致阳炎都不行啊。”

“南岩啊,那不是有炎火来着。”

这年夏天,苏沐秋和叶修跑遍了整个大陆,被一座又一座城列为了死敌。

魏琛评价,绝逼不...

 

【叶皓】朝国8(17)

17

星星是会说话的。

刘皓坐在峰顶,寒风呼啸着从身旁划过低垂的广袖被风吹起,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白鹤。刘皓知道,这些足以吹倒一个世俗之人的风会跨越千里万里,向着南方前进,变成花都拂过脸颊的第一缕春风。

他望向浩瀚星海,剔透的红眸中阵法运转,倒映满天繁星。明明如斯美景,刘皓面上却有几分肃穆。

观星是计算,算人心,算天下,刘皓算的了前者,却算不了后者,所以他不会占卜,只会观星,借助天地之力解析规则。他的局太小,小到只算得了人心,他的势又太大,大到看不清自己。

所以他不能入世俗,一旦沾染了红尘,他就彻彻底底被因果束缚。

出天下,故而观天下。

刘皓一直做的很好,所以他无法算出,...

 

珍宝【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系列】我更新了一小段啊!别催!!!

刘皓在完成最后一单单子后,来了一家偏远小城,他的师兄在这里有一家门店,而因为一些原因,他决定在这住一段时间。退役后,他因为在这珠宝制有几分天赋,又拜了个好师傅,所以在业内小有名气。不同的是,不再如同青年时圆滑的刘皓,性格变得沉默且寡言,认识他的人总是奇怪,那个天生长着一副笑模样的男人总是很少笑。

他蓄起了头发,常常扎着个小马尾坐在工作台前一摆弄就是一整天,友人劝了好几次都不曾听,只是入魔般的雕琢着手里的宝石,做成一件件首饰,像是个天生的手艺人一样。连他自己都不会想过,自己真的离开荣耀,不仅一断就断了这么多年没联系,还学了这么一门手艺,只能说是世事无常。

小城少雨干燥,就是夏天让人有些难熬,...

 

【叶皓】朝国7(15-16)

15

叶修从来不记仇,苏沐秋也一样,他们从来不信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只信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一套。

所以当天确定了陶轩是当初要宰了苏沐秋的人,两人凑合睡了一觉,第二天叶修就去追杀陶轩,而苏沐秋则敲上官府的大门,给陶轩发了个通缉令,还以嘉世单方面发了绝杀令。

死多容易啊,苏沐秋当初虽然是死遁,可却是实实在在的被伤了心脉啊。辗转床铺三个月,才清醒过来,若不是以他的身体实在不能舟车劳顿,上任城主何必下了死命令让他十年不得离开。

刘皓那个时候他本来可以走的,可小东西疼的死去活来,城主又跑了,他能看着不管吗?苏沐秋拖拖拉拉,总算回来了。

苏沐秋其实当天晚上没睡着,他毕竟错过了,妹妹最艰难的...

 

【叶皓】朝国6(13-14)

13

剑都的日常其实很寂寞,也很简单。夜明君,又或是刘皓,在告别了探望他的好友后,忽然心里有一种,啊,大家都走了的空落落的感觉。不过他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想要活下去,就不能喜欢任何东西,依赖任何人。叔父跟他说过的,上一任血脉返祖的的先祖,最后还是没有活过三十。所以没有意外,他也不会。

朝族的寿命很漫长,三十,和刚出生的孩子有什么区别,老爷子的年纪都快五千了,重孙都有了,那张脸不还是三十岁的模样,也不嫌装嫩。

可他偏偏连三十也活不到。

刘皓深吸了口气,往冰原的方向走。

他的心乱了,方锐他们的身上有着属于中陆,属于他们的味道,几乎把他的心弄乱了。

他不想死,他不能乱。

他一剑刺中...

 

【叶皓】朝国5(11-12)


11

方锐一直觉得,夜明是个博学广知又特别活泼的家伙,结果和吴女士小周一伙人到了北冰以后才发现,完全不一样,简直差距大的海了去了。

生在中陆和南陆的一伙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冷,中陆四季如春,南陆少雨干燥,气候还有些偏热。于是在来剑都的第一天就被教做了花。

冻的缩成一团的方锐觉得,这地方呆一晚上真会死花的,好在夜明小伙伴很靠谱,为他们准备了厚实的冬衣和手炉,和来接应的侍从,这未来的枪王和神之右手双鬼之一等等才没有未出师身先死。

前往剑都的时光并不漫长,他们听着车夫的介绍才知道,这里曾是魔族入侵的重灾区,围绕这里的冰川后,就是魔族的领地,那里灵力充裕,却廖无人烟,是千里死地。而剑都则是最...

 

【叶皓】朝国4(9-10)

9

刘家家训,隐忍克制,谨言慎行。

刘氏传承悠久,家谱可追寻至开国元年之前,那时魔族入侵,大陆狼烟四起,哪都不太平。是先祖随开国皇帝征战四野,却又在建国后离开隐姓埋名。当时同先祖一起从毫末之时追随陛下的,一共十四人。千百年来一直有着联系。

东岩肖家,中陆黄家,西海喻家,北冰楼家,南陆周家。这是千年来依旧名声鼎盛的,也有世事轮转,衰落的家族,例如沐家,如今只剩兄妹二人,兄长却又不曾继承沐家血统,实在令人忧心。

只有刘家,牢牢的守在雁南郡,千载不变。

而刘家千年来唯一担任的官职,只有剑都城主。这次,去往剑都的人,是族长次子和一个不满五岁的幼童,刘皓。

刘皓生于一个满月,皓月当空那一刻,...

 

© 杨家三娘 | Powered by LOFTER